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中心娱乐星闻 徐州私家侦探公司

【徐州私家侦探公司】

 

侦探客服咨询【132-6325-2690】Q:20777.57093_徐州私家侦探公司,侦探业务:婚外情调查取证,婚姻出轨,婚前调查,私家,私人侦探,个人背景调查,寻人寻址等【不成功不收费】;公司郑重承诺:安全可靠,隐私保密,尊重真相。欢迎来电咨询,为您排忧解难!

内蒙古一个涉黑团伙围猎企业家:设赌场放高利贷


  原标题:内蒙古一涉黑赌博团伙“围猎”企业家

资料图。

  记者 汤计 哈丽娜 呼和浩特报道

  近日,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达拉特旗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一起涉黑团伙犯罪案,检方指控该团伙16名成员多年来以经济状况较好的企业家为目标,以赌博、高利贷、暴力讨债为手段,有组织、有预谋地侵害企业家的资产与财富,致使多家企业的生产经营遭受严重破坏而陷入困境,多位企业家债台高筑、妻离子散。

  

  2015年8月9日深夜,内蒙古达拉特旗警方获得举报称:米斌(化名)、米武(化名)在其别墅内聚集了50余人吸食毒品和赌博。根据举报线索,警方于10日凌晨出击,将嫌疑人米斌、米武及参与吸食K粉、大麻、“开心果”等毒品的53人抓获。

  “我们原本以为是一起吸毒和赌博案件,谁知进一步调查发现这是一个涉黑团伙。”达拉特旗公安局有关办案人员说。

  出生于1980年的米斌原本是当地的穷汉。本世纪初,米斌与其哥哥米武依靠在歌厅看场子谋生。期间,他们参与了一些“围胡”赌博活动(注:围胡,即赌博的组织者),从中获得了较多的非法收入,并积累了资本金。他们还掌控了一批社会闲散人员,作为其“围胡”赌博的骨干力量。

  2005年至2008年,米氏兄弟一边“围胡”设赌,一边向参赌人员放高利贷,到2008年,米氏兄弟完成了一定的资金积累,并有了基本固定的组织成员。这一年,他们专门成立了在赌场放高利贷和用于赌博资金流转的公司

  警方通过调查发现,该公司的39张银行卡进账总额为12.0925亿元,出账10.0489亿元。“这个公司没有实际业务,只负责参赌人员的赌资走账和赌场放高利贷。”办案人员说,米氏团伙“围胡”设赌,现场有专门的记账人员、放贷人员、服务人员……基本形成了以米斌、米武为领导者,以王路(化名)、邬凯(化名)、任辉(化名)、王高峰(化名)、于小东(化名)为骨干,以徐军(化名)、刘宇(化名)、阿拉坦(化名)、那顺(化名)为“小弟”的有组织犯罪团伙,比较固定的成员有16人。

  在这次庭审中,检方指控米氏兄弟涉黑团伙在2008年至2012年期间,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容留他人吸毒罪,开设赌场罪,赌博罪,非法经营罪,寻衅滋事罪等6项罪名。

  

  2008年,米氏兄弟移居鄂尔多斯市东胜区,以其公司为掩护,收取赌债和放高利贷,并以公司作为团伙成员的聚集地。米氏涉黑团伙没有固定的赌场,却有固定的赌博组织者,还有明确的“围猎目标”。每次参赌人员寥寥,但赌资巨大,少则百万元,多则千万、上亿元。米氏兄弟以赌场抽水渔利和放高利贷获取巨额财富。

  据办案民警介绍,米氏团伙组织中有“围胡”设赌人员,有伪装身份的“猎人”,有赌场记账人员和放贷人员,还有一帮讨债人员,这些人分工明确,都在米氏兄弟的掌控下组织赌博,放高利贷和暴力讨债。

  “每一次赌博设局,米氏团伙都有明确的‘围猎目标’。”办案民警介绍说,米氏团伙一般先通过搜集本地区房地产、煤炭等行业企业负责人的信息,了解企业家的基本经济情况。比如,他们的企业生产情况、企业运行情况及生活爱好等等,对于一些资产少、企业小的企业家米氏团伙不会将其设为目标人。一旦发现“大鱼”,他们就派出骨干成员伪装身份有预谋、有剧情地接近目标人,然后以朋友之间消遣娱乐为由,引诱目标人参与打麻将或推对子等赌博活动。

  不同于一般的赌博,米氏团伙“围胡”设赌局,没有固定的赌博场所,却有固定的赌博组织者。2008年至2012年,米斌曾多次派出翟鹏(化名)、郝小光(化名)等骨干成员通过身份伪装去接近当地的一些目标企业家,然后引诱、勾引他们到自己的别墅、公司办公室、宾馆、洗浴场所等地方进行赌博。米斌躲在幕后策划,米武、翟鹏在前台操作。赌博开始后,米武现场负责记输赢账目,其他小弟则在赌场为参赌人员放风、看场子,并提供饮食、荼水、烟酒等服务。

  在米氏团伙组织的赌博活动中,参赌人员都不需要使用现金,只用扑克牌作为筹码,赌博现场由专人记输赢账。赌博结束后,无论输赢都由米氏团伙负责清账,团伙骨干王高峰负责财务,并将赢的款项打到赢家账户,输钱的人则给米氏团伙写下欠条,两到三天内将所有输的钱打到米武指定的账号,超过规定期限的,以每月3分的利息计算。如果在米氏兄弟的公司借贷还赌债,月息是1角2分,计算方法是利滚利。虽然每次参赌人员不多,但由于赌资巨大,米氏团伙从赌场抽水渔利收益巨大。而他们放出的高利贷无人敢不还。

  

  检方在庭审中指控,米氏团伙通过有组织、有预谋的赌博活动,成功掠夺了一批民营企业家的资产和财富。数年间,米氏团伙通过这种手段将多个企业家整得破了产,掠夺了数亿元财富。

  2010年秋天,鄂尔多斯市某房地产公司法人陈德厚(化名),被该团伙列为“围猎”目标后,团伙负责组织赌博的成员翟鹏,伪装成购房者找到陈德厚,请陈德厚陪着看了四栋别墅。陈德厚以为遇到了大富豪,看了房产后又热情邀请翟鹏留下吃晚饭。酒过三巡,翟鹏开始下套,请陈德厚到东胜区大名公馆的别墅玩一会麻将……卖出四栋别墅,酒桌上谈得又很融洽,陈德厚晕晕乎乎就上了赌场。这一晚上,他输了400多万元。

  一周后,翟鹏又打电话给陈德厚说:“输了的钱,想往回赢不?想赢就过来玩,不想,就过来清账。”不甘心在赌场上落败的陈德厚,又一次走进米氏团伙的赌场,这一次他输了1200万元。“参赌的有十六七人,米老大(米武)给我们记账,翟鹏组织赌博。”陈德厚向警方交代说,“耍到第二天5点钟,我看了一下米老大的账本,参与赌博的人都是输家,没有一个赢的。钱都让他们‘围胡’的弄走了,他们每胡按百分之十抽,共抽走4000多万元。”见他不去耍了,翟鹏等人开始讨债,陈德厚先还了500万元,又还了300万元,还举债还了1000万元。过了一段时间,翟鹏又来要钱,陈德厚说没钱了,翟鹏说他有个亲戚有钱,能借2000万,利息是3分。为了尽快与他们有个了断陈德厚就借了这个高利贷。当年10月,陈德厚结了600万的利息,可剩余的钱实在还不起了。因为是高利贷,陈德厚就用房产顶账,顶了2000多万元的房产和900万元的劳斯莱斯新车。他认为还清了,但要欠条对方不给。“2015年3月,他们又找我要钱,说是还差900多万元。我不认账,他们就派人跟着我、威胁我、恐吓家人,实在没有办法了,我又给顶了一套280平方米的房子和一辆奥迪A6、一辆宝马730、一辆宝马X5。但他们还说欠670多万元利息,又逼我打了一张670万元的欠条。”

  王陆飞(化名)是神华包神铁路的员工。2009年,听说王陆飞父亲开煤矿,米斌把他列为“围猎”对象。米斌派出小弟“报喜鸟”引诱王陆飞参赌。王陆飞说:“打麻将,每锅50万元(注:锅,即每人各50万,谁先输掉,这锅就结束),组织者米武每锅每人抽水15000元,我总共打了2局6锅,赢了89万元,米老大抽了36万元。我们打麻将时没有现金,麻将桌子上也没见现金,当天打完麻将后我们就回去了。第二天,我给米武打电话要钱,米武让我给他发个卡号,他给我转入70万元。他说,剩下的钱转不进去了,让我去东胜现代城康永全(化名)办公室取现金,我就直接去了。当时,在场的有米武和另外三个人,现金在桌子上放着,我拿上钱准备走。米武说,三缺一再打会儿。我就开始和那三个人打麻将,刚打了一锅就输了。又用推对子(注:赌博的一种)的办法赌博,用扑克牌顶现金,一张扑克牌正面顶10万元,背面顶5万元,就这样用扑克牌算账,大约推到第二天早晨,我输了1800多万元,康永全输了4000万元左右,米武抽水获利2800万元左右。”

  2013年,鄂尔多斯市某羊绒制品公司法人李海波(化名)在朋友的介绍下向王路(注:米氏团伙骨干成员)借了900万做“过桥款”,每月0.12元的利息,约定最多一个月还款。李海波的儿子李涛说:“当时我们以为能在银行贷上款,才去借高利贷的,没想到最后银行没放款,我们也就还不上王路的高利贷了。从第二个月开始,王路就领上人不停地来要账,逼得不行。他们按每月0.12元的利息计算,900万第一个月的利息应该是108万,但他们还有一种计算方法,就是1000万元每天4万元的利息,当年7月份正好是31天,所以900万按31天算,利息是111万元。我爸和他们商量,又给王路打了一张111万元的借条,实际就是利息条。过了一段时间,王路的人又来我们公司闹,住在我们公司,我爸报警,警察来了以后处理了一下又走了。王路知道我爸报警后又骂又打,最后我们再也不敢报警了。他们每天住在公司闹腾,我爸去哪里他们就跟到哪里,不让我爸谈生意,后来我爸连门也不敢出了,只能待在办公室里。我爸身体不行了,变得抑郁,不敢见人、不敢接电话、不与人交流,晚上也睡不着。我当时看见情况不行,就对我爸说你快跑哇,再不跑出人命呀!后来,有一天晚上两三点,我和我叔叔去了公司北院墙外,让我爸出来,他从院里的锅炉房顶翻出来,躲出去后一直不敢回家。最后公司也破产了。”

  鄂尔多斯企业家乔胜(化名)在米氏兄弟的引诱下进入他们设的赌场,两个晚上就输掉了8000万元。后来,又在米氏团伙的赌场高利贷逼迫下,将企业的全部资产,流动资金都顶给了米氏团伙,而自己又无法偿还众多百姓的集资款,最终被警方以集资诈骗罪逮捕,被法院判处无期徒刑。

  

  为了索要赌债和高利贷,米氏团伙豢养一批能打会闹的小弟,他们催债讨债的手段花样百出。对于欠下赌债不还的,他们派人到欠赌债人的单位和家里打砸闹、威胁、恐吓、围堵、跟随、侵扰,以“软硬”暴力滋扰,使很多参赌人员受尽折磨,为躲债常年不敢回家,有的妻离子散,有的企业家被迫将厂房、商品房低价抵顶赌债,导致企业无法正常营业甚至破产。

  鄂尔多斯市东胜区妇女张贵梅(化名),2013年给鄂尔多斯市东胜区公安局写了一封求救信。她在信中说:“2013年,一个黑社会团伙引诱我丈夫马靖(化名)落入赌博

  《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了解到,在鄂尔多斯市东胜区和达拉特旗,像张贵梅、马靖夫妇一样,因赌博欠高利贷无法偿还,导致企业破产、妻离子散的例子有很多。这些受害者,在以米斌、米武为领导者的涉黑团伙的引诱下参与赌博、借高利贷,又在米氏团伙的逼迫下签下不平等高利贷“条约”,最后陷入债台高筑、无法自拔的境地。

  2013年,达拉特旗企业家尹富阳(化名)被引诱参赌,欠下米氏兄弟750万元赌债,米氏团伙20余名成员到尹富阳开设的洗浴场打砸破坏,将大堂经理打伤。尹富阳被逼之下将价值900万元的洗涤厂抵顶给了米斌。尹富阳说:“米斌的钱我肯定得还。米斌在社会上名气很大,不还钱,他们就使用各种手段逼你还钱。要是不还,我怕出事。”

  2014年,达拉特旗某煤炭公司法人李江(化名)为偿还到期银行贷款,在别人的引荐下向王路借款3000万元,月利息1角2分。后来,看李江不能及时还款,米氏团伙成员邬凯、王路等人上门讨债、跟踪骚扰、住在办公室、殴打他的家人,用暴力手段逼迫李江付了720万元现金、360万的车辆,还将建筑面积11847.5平方米的10层商业楼一栋抵给了米斌……即便如此,李江仍未还清债务,欠条仍在米斌手里,一直到米氏团伙案发被抓。

  办案人员说,因为米氏兄弟的涉黑背景,没有人敢不还他们的赌债或高利贷。

  北京市华联律师事务所呼和浩特分所主任赫志说,我国民间借贷泛滥,鄂尔多斯地区的民间借贷现象就很严重。但凡敢放月息1角以上的高利贷者,背后一般都有黑恶势力团伙撑腰。

  办案人员说,米氏涉黑团伙就是钻法律的空子,把赌债转换成民间借贷,通过收高额的利息获取暴利。如果人们无法偿还债务就通过暴力手段讨要,严重地破坏了人们的正常生产生活秩序,影响了社会稳定。

  内蒙古自治区作家协会副主席、内蒙古庆胜律师事务所主任庆胜建议,国家应把高利贷入刑,用法律规范民间借贷行为,治理民间借贷乱象。通过立法保护人民群众的合法财产不受侵犯。同时,要严禁公职人员参与民间借贷、特别是高利贷放贷行为,如发现公职人员有放高利贷的行为,必须以党纪、政纪处分。

  警方提醒,企业家应该拒绝诱惑,远离赌博,洁身自好,以免落入不法分子的陷阱,遭受财产损失。

责任编辑:李伟山



相关新闻

镇江私家侦探首选贵皓:俄政党提案给戈尔巴乔夫定罪:追究苏联解体责任

伊春私家侦探辰聚实地考察:外媒:美传统盟友对华频繁示好 中方手段厉害

包头私家侦探首选贵皓:选择WP的理由又少一个:HERE地图退出Win10商店

温岭私家侦探辰聚实地考察:3岁男童从6楼坠落 被爬山虎阻拦全身未骨折

泰安私家侦探辰聚实地考察:聂卫平出席倡棋杯:不忘应氏支持 阿法GO颠覆认知

绵阳私家侦探卓威侦探服务:湖人二将被控性骚扰!单打王摊上大事儿了

烟台私家侦探耀腾水平一流:人民币中间价本周大涨500余点 跨境资金压力望改善

石狮私家侦探辰聚实地考察:美国在南海碰瓷还编瞎话

文章来源:泰州私家侦探申德合同签署:美购物中心拒绝帕奎奥进店 只因拳王歧视同性恋